刘表
刘表,字景升,山阳高平人(山阳郡汉置,晋改为高平国,故治在今山东微山县北部的两城镇)。姿貌温伟,少时知名于世,与七位贤士同号为「八俊」。为大将军何进辟为掾,出任北军中候。后代王睿为荆州刺史,用蒯氏兄弟、蔡瑁等人为辅。李傕等入长安,刘表遣使奉贡。傕以表为镇南将军、荆州牧,封成武侯,假节,以为己援。在荆州期间,刘表恩威并着,招诱有方,万里肃清,群民悦服。又开经立学,爱民养士,从容自保。远交袁绍,近结张绣,内纳刘备,据地数千里,带甲十余万,称雄荆江,先杀江东孙坚,后又常抗曹操,是曹操强敌之一。然而刘表为人性多疑忌,好于坐谈,立意自守,而无四方之志,后更宠溺后妻蔡氏,使妻族蔡瑁等得权。刘表死后,蔡瑁等人废长立幼,奉表次子刘琮为主;曹操南征,刘琮举州以降,荆州遂没。

早期活动

刘表年轻时受到良好的儒家教育,他参加过太学生运动,被称为“八俊”之一(《张璠汉纪》曰:表与同郡人张隐、薛郁、王访、宣靖、公褚〔绪〕恭、刘祗、田林为八交,或谓之八顾。《汉末名士录》云:表与汝南陈翔字仲麟、范滂字孟博、鲁国孔昱字世元、勃海苑康字仲真、山阳檀敷字文友、张俭字符节、南阳岑晊字公孝为八友。《后汉书》亦载表与同郡张俭等号为“八顾”,又指与张俭、岑晊、陈翔、孔昱、苑康、檀敷、翟超等称为“八及”。《三国演义》取后者)。刘表曾于党锢时期与同郡张俭等受到讪议,被迫逃亡。党禁解除后刘表受大将军何进辟为掾,推荐再次入朝,出任北军中候。

统治荆州

190年,荆州刺史王睿被孙坚所杀,董卓上书遣当时的北军中侯刘表继任。由于通往荆州的道路被强盗和袁术堵挡,刘表无法直接上任,于是他匿名独身赴荆州,方才得以上任。其时山东兵锋四起,江南宗贼大盛,刘表亦合军兵屯于襄阳。司马彪《战略》载:刘表初在荆州之时,江南宗贼甚盛,袁术屯于鲁阳,手下拥有所有南阳之众。吴人苏代为长沙太守,贝羽为华容长,各据民兵而于当地称霸。刘表至荆州,单马进入宜城,与延中庐县人蒯良、蒯越、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。刘表问道:此间宗贼甚盛,群众不附,袁术因而取乱,祸事如今已至了啊!我希望在这里征兵,但恐其不能聚集,有何对策?”蒯良道:“群众不附的原因,是出于仁之不足,群众依附而不能兴治的原因,是出于义之不足;如果仁义之道能行,则百姓来归如水势之向下,何必担忧来者之不从而要问兴兵之策呢?”刘表又问蒯越,蒯越道:“治平者以仁义为先,治乱者以权谋为先。兵不在多,在能得其人。袁术为人勇而无断,苏代、贝羽皆一勇之武夫,不足为虑。宗贼首领多贪暴,为其属下所忧。我手下有一些平日具备修养的人,若遣去示之以利,宗贼首领必定持众而来。使君便诛其无道者,再抚而用其众。如此一州之人,都乐于留守此州,得知使君为人有德,必定扶老携弱而至。然后兵集众附,南据江陵,北守襄阳,荆州八郡可传檄而定。袁术等人虽至,亦无所能为了。”刘表叹道:“子柔(蒯良字)之言,可谓雍季之论。异度(蒯越字)之计,可谓臼犯之谋。”便使蒯越遣人往诱宗贼,来者五十五人(《后汉书》载十五人),皆斩之。并袭取其众,或即授以部曲。唯有江夏贼张虎、陈生拥众据守襄阳,刘表乃使蒯越与庞季单骑往说降之,于是江南悉平。刘表自此理兵襄阳,以观时变。

结怨江东

刘表在荆州稳定了境内的局势,诛杀了当地的强盗后,又收复了襄阳,同时有效地抵挡了江南孙氏的进攻,结果孙坚与刘表对战时被流矢所杀(《典略》曰:“刘表夜遣将黄祖潜出兵,坚逆与战,祖败走,窜岘山中。坚乘胜夜追祖,祖部兵从竹木闲射坚,杀之。”《英雄记》曰:“刘表将吕介〔《吴志》引《英雄记》为吕公〕将兵缘山向坚,坚轻骑寻山讨介,介下兵射中坚头,应时物故。”与此不同)。不久李傕郭汜进据长安,想结连刘表为外援,便以朝廷命诏封刘表为镇南将军、荆州牧,封成武侯,假节。于是刘表在荆州八郡营造了一个相对中原来说比较安全的割据势力。许多士民在当时都逃离中原,而选择前往荆州避难,其中比较著名的有诸葛亮。其他一些在中原无法立足的军阀也逃往荆州,寄居刘表之下,比如刘备

保守故土

196年,汉献帝迁都许昌刘表虽遣使奉贡,但却北与袁绍相结。治中邓羲谏刘表,刘表不听,于是邓羲辞疾而退,终刘表之世不为其仕。(《汉晋春秋》曰:表答羲曰:内不失贡职,外不背盟主,此天下之达义也。治中独何怪乎?)其时骠骑将军张济自关中出走南阳,往攻穰城,却因中飞矢而死。荆州官吏皆向刘表祝贺。刘表道:张济因穷而来,我作为主人却如此无礼,乃至于彼此交锋,此非牧(刘表为荆州牧,指自己)之本意,牧只受吊而不受贺。使人纳张济之众,众闻讯而喜,尽皆服从。(《献帝春秋》曰:济引众入荆州,贾诩随之归刘表。襄阳城守不受,济因攻之,为流矢所中。济从子绣收众而退。刘表自责,以为己无宾主礼,遣使招绣,绣遂屯襄阳,为表北藩。”)

198年长沙太守张羡率零陵、桂阳三郡叛逆刘表,刘表遣兵攻围,连年不下。后张羡病死,长沙人又立其子张怿为主,于是刘表攻下张怿,广开土地,南收零陵、桂阳,北据汉川,坐拥数千里疆域,带甲兵十余万。初时,荆州之地,贼众扰民,互相煽动生事,使得荆州处处沸荡动乱。刘表作为荆州牧,却能招诱有方,威怀兼治,令一些贼党豪强亦可以为其所用,于是万里肃清,群民悦服。另一方面,从关西、兖州、豫州而来,要投靠荆州的学者有上千人之多,刘表对他们都能加以安慰赈赡,学者们受到资助,都能得到保护。《英雄记》又载:州界群寇既尽,刘表便开立学官,博求儒士,使綦毋闿、宋忠等撰写五经章句,称之为后定。刘表在任内,

爱民养士,从容自保

同年刘表又与张绣合击曹操。其时曹操袁绍相持于官渡,袁绍遣人致刘表求助,刘表向其许诺,但又不正式派遣军队,亦不肯相助曹操,他只希望自保于江汉之间,以观天下之变。从事中郎韩嵩、别驾刘先向刘表说:“豪杰并争,两雄相持,天下之所重,只在于将军。将军若是希望于乱世有所作为,便应乘天下方乱而起事;如若不然,则应选择一个能够领导天下的人而相从。将军现在坐拥十万之众,而只是安坐而观望。所谓见贤而不能助(指曹操),请和而不能得(指袁绍),如此两家必将归怨于将军,将军也不可能继续从容自立了。以曹公之明哲,天下贤俊皆向而归之,其势必能灭袁绍,然后必定带兵南向以击江汉,恐怕将军也不能抵御其大军。所以我为将军计算了,不如举州依附曹公,曹公必然会重待将军;如此便可以长享福祚,子孙晏然,这才是真正的万全之策。”蒯越亦以此劝刘表,可是刘表狐疑不决,便派遣韩嵩往见曹操,以观虚实。韩嵩从许都回来后,指出曹操威德并立,是真正的明主,便劝刘表遣子入质。刘表却因而怀疑韩嵩反为曹操做事,大为愤怒,要杀韩嵩,然而当问及韩嵩之随行者时,得知韩嵩只是说出肺腑之言,并无他意,方才放过韩嵩。从这件事可以反映出刘表虽然外貌儒雅,然而心里却颇为多疑。

结交刘备

201刘备袁绍处来投奔荆州,刘表厚相结待,然而却不能加以大用。《汉晋春秋》曰:曹操始征柳城时,刘备曾游说刘表起兵袭击许都,刘表不从其议。及至曹操归还,刘表才对刘备说:不用君言,失此难逢之机。刘备只得说:方今天下分裂,干戈日起,机会不断出现,岂会有所终极?若能应之于后,那么这次也未足为恨。不过,在诸侯争战中刘表始终持中立态度,而同时刘表也不再向中央政府交纳税收。刘表的自守态度也使得荆州地区避免了许多战火,为当地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条件。

病死

207曹操在稳定了中原的局势后开始向南方发展。荆州成为他的第一个进攻目标。刘表虽然能够在荆州建立一个割据势力,但面对曹操的军队却无法保护他的疆域。次年刘表病重身亡,他的儿子兼继承人刘琮投降曹操